个人游戏工作室头条号

你的位置:首页 >游戏工作室 >网络游戏工作室沉浮录---远去,寻梦(一)

网络游戏工作室沉浮录---远去,寻梦(一)

我真的感觉这个文章写的很好,就算是前几年一个工作室从业人员写的,可过了几年一样还是很有意义的一篇文章。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里面很多东西还是值得我们反思,学习的。耐心点把这篇文章看完你就会收获的比任何人都多,一定看完啊,怎么说也得对的起我花了这么长时间去排版。

远去,寻梦

咚锵、咚锵、咚锵

2008年的春天,在坐在火车上离去的时候,淡淡的离别的沉闷,已经被空气中依然飘荡着的一丝节日的欢乐冲得很淡了。我的心情有一丝激动。我要去广州了,我要开始我新的事业了。我有个朋友在那里,刚刚搞起了一个小型网游工作室,准备做一个叫某某世界的网游,刚好需要人手帮忙。而我过去,就是充当一个下手兼合伙人的角色。说真的,这工作室应该叫微型工作室更合适点,算上了我,这工作室也只有两个人,四台机器。

不过你也不用惊讶,在我与其他工作室交流后,发现这样模式的工作室占多数,多是两个人,几台机子(绝对小于十)。或许这样的情况与大家认知的网游工作室有点出入,不过事物会随着时间的无情流逝而改变,哪怕是短暂的一两年,都早已面目全非了,何况这与瞬息万变的网络行业有关。

如果有留意代练行业的人,大概知道CWOW火起来的时候,代练也火了起来,大量的人涌进这个行业,人数以几何级别的速度增长。虽然客户这个蛋糕也会增大,但这速度远远追不上参与瓜分的人的增长速度,甚至连车尾灯都看不到。其结果也很显然,僧多粥少,必然有人挨饿。从上一年开始,体格不怎么强壮的大中型工作室纷纷倒闭,之后便由投资低、风险小的小工作室替代。

其实那都是原先从事代练的人搞起的,可能是因为那些人既有能力又无法自拔吧。对一个赖着游戏不放手,甚至还有点渴望靠游戏混点饭吃的人来说,搞个打金币或者代练工作室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小型工作室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代练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赚钱了,这我是知道的,在去广州之前就知道的。毕竟以前常去的网吧,在旁边开的工作室是天天见着,也就都在上一年关了。当然这是那老板醒目,见好就收。你要问我为什么明知代练境况不好了,还要掺进去?我只能回答你,我饿了,不但是肚子在叫饿,还有心灵上的。

《谁动了我的奶酪》一书告诉我,当一个人停滞不前的时候,那就试着改变环境,或者让环境改变自己。于是我逃出去了,我远离了自己原来的那个安稳的玩家身份以及那些熟悉的生活圈子。人们总是觉得远方才是更好的,不是么?

内部与外部,至于两个人,四台机子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早已猜到,小型工作室是使用辅助工具工作的。工作中使用的那些辅助,我们通常称为内部挂,即只在内部流通的辅助。具体点说就是,由辅助代理商(相关内容后面会提到)建立一个QQ群,对每位申请加入的人进行验证,了解清楚申请者对该辅助工具讯息的获知渠道,再与介绍人核对申请者资料,方才允许加入。

对于辅助程序的流通、使用权限,仅对群内成员严格开放,并且严禁对群外闲杂人员透露与辅助工具有关的讯息。另外,为了严紧地控制售出辅助的流向,一般内部辅助都需要绑定人物或者绑定机器,也就是只能在固定人物或机器上使用。在如此严密的措施下,某些内部挂也真的做到了只在内部流通,在网上搜索也难觅其踪影。这一切的措施,都是为了有效地延长辅助的存活时间。我曾接触的某辅助就是个这样的例子,已存活了一年多,我离开的时候依然健在。

内部挂基本上都不是脱机辅助,必须运行游戏才可以使用,因此,机器配置的好坏限制了辅助的多开数量。而绑人物或绑机的设定,也限制了机子运行辅助的个数。绑人物辅助只能单开,这类辅助工具多是使用于副本或练级,带有比较BT的功能,例如在3D游戏的副本里穿墙等。绑机辅助则可以多开,这类辅助多是用来刷材料或者刷钱。至于绑机辅助可以开几个,是由机子配置以及辅助本身限定的个数——这个数字有时候是游戏默认的运行个数来决定。

我在工作中最初使用的绑机辅助工具叫淡水挂,在中端配置的机子上,一般可以运行16-20个辅助工具。规矩严厉的QQ群只是众多内部挂的一部分,也有部分内部挂的QQ群来者不拒,见一个收一个,群内杂七杂八的人员占了大部分。这类辅助工具虽然也少在网上放出讯息,但辅助工具功能较差(这也是来者不拒的原因吧),对辅助工具讯息的保密并不严谨。

一般这样的辅助工具比较便宜,存活时间不长,不是被封杀了就是作者跑路了。这类的辅助工具当中,有一部分甚至是以前某个跑了路的作者,使用之前的辅助工具程序内核,只是简单的换了个包装就放出来,继续招摇撞骗。至于网上能搜索到的游戏辅助已经不算是内部挂了。这类流传于网络上的辅助工具,极容易遭到游戏官方的封杀,一般都活不长。当然,也是有例外的,不过就算逃过了官方,也会被别人破解。

如果这些辅助工具是收费的还能相信,要是那些不收费的辅助工具,绝大部分是携带了木马的,使用后会令你的号变得一干二净。我接触的机械人辅助工具就是个这样的例子,网上流通,收费,没被封杀掉,听说《XX》出现的时候它就在了。不过这辅助工具早已被人破解得彻底,若用杀毒软件能检测到木马,也不知道是原本有的还是破解的时候加上去的。现在的辅助工具已经是无孔不入,但凡是个游戏,就有辅助工具,甚至连封测的游戏都有。

对于选择什么游戏,这是个问题。既不能选择竞争过于激烈的最热门的游戏,也不能选择市场过于狭小的冷门游戏。因此,大部分小型工作室都选择那些稍为热门这里热门还有交易量热门的意思的游戏,那时《X世界》、《XX》、《XX》等游戏都属于此列。这些游戏既有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尚能接受。不过也就那时是这样。

同时,这些游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游戏币有巨大的需求。而金币产出,相比练级、打装备等服务的投资都少,又便于贮藏,适合小型工作室。交易网站上提供的游戏币,很多是来自这样的小型工作室。工作室对游戏的介入,是一把双刃剑,不,更贴切点说,是一把追命镰刀,追游戏的命。

工作室的存在虽然可以降低游戏的难度,但另一方面则是给游戏内的经济加入过量的催化剂,令游戏币严重通货膨胀,极大的扰乱了游戏内的经济系统,最终导致游戏的寿命剧减。可是现在的人哪管游戏的寿命长短,统统只在乎自己短暂的利益。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推出网络版的可持续发展呢?

进入朋友的小型工作室时,选择的游戏是《XX》,既是因为这游戏不需要点卡,也是因为游戏币的交易量比较热门。从那时候起,我便开始日复一日地制作着辅助脚本,让人物练到指定级数,再到指定的地方刷钱。这是重复而无聊的工作。

这个春天很闷热,烟花三月,赞美的是三月里温暖美艳的春景。可该死的,新历三月尚未到来,在高楼林立的广州,我居然感到了一丝闷热。可见李白在黄鹤楼送别孟浩然的时候,肯定没有温室效应的。令我感到郁闷的不单是天气,连工作室的事也让我感到郁闷,愈加郁闷。就在我感到了一丝闷热的那一两天,也就是进入工作室后一个多星期。

那时工作室的工作刚刚踏上轨道,我刚想松口气,可毫无预兆的,居然封号了。那天下午2点没到,我正与朋友商量,准备在晚上将游戏币集中起来放到交易网站上出售。突然,辅助掉线的警报声骤然响起,此起彼伏。我心里又开始埋怨网络掉线了,得花费好一段时间才能重新挂上线,我还得睡觉呢。可当我重登时,游戏居然提示帐号被封停525598分钟折合是一年。

我立刻意识到是封号,马上随手输入了其他几个帐号密码,也都被提示帐号已封停一年。此时,辅助的交流QQ群也炸开了锅,大家纷纷表示自己被封号了,损失惨重。如此看来,这是官方有计划的大规模封号行动。此刻,郁闷是我唯一能感觉到的。而时间正好是《XX》新服天马开放的前几天下午2点多。经过检查,除了使用笔记本四开游戏挂着的四个帐号,其余多开游戏挂着的三十多个帐号全都被封停一年。

也就是说,之前一个星期的练号完全白费了,并且损失了将要放出的价值一百多元人民币的游戏币。对此,我愈加感到郁闷,可在了解其他工作室的损失情况后,发觉我那点损失只是小巫见大巫。有不少工作室表示在这次封号中被封停了五、六十个帐号,大部分都是六、七十级的,甚至有数个九十级以上的高级帐号,也都被封停了一至三年不等。

九十级啊,挂机练上去最快也要将近两个月才行,这损失可真够惨重的。痛定思痛,游戏辅助群里大家继续吵吵嚷嚷,纷纷发表对此次封号的看法。有人认为此次有计划的大规模封号,既是为了灭一灭存在于游戏里面猖狂的辅助工具,维护游戏的平衡,也是为了帮不久后将要开放的新服积攒点人气。其实同样的封号行动早在一个月之前一月末上个新服开放前也发生过。

看来这个公司有定期大规模封号的习惯。之后新服刚开那天,魔族新手村人山人海这是因为当时最低技术含量最能赚钱的途径依旧是妖抓宠物蛋卖商店,因此工作室都选择练妖。放眼望去,竟觉得那人山人海之中,零星点缀的魔族的另一职业犹如万绿丛中一点红。在村口,魔族三级职业任务的地方也站得人满为患,只要任务怪刚刷出来,几十个原本傻傻站着的小号们便会动作整齐划一地开始咏唱法术,场面何其壮观。

唉,真是可怜那些玩家了,被众多的游戏辅助抢得够呛的。看来还得加强封杀游戏辅助的力量。而不多久后,又一个新服开放前夕,同样的,也出现了大规模的封号。也有人根据之前的经验,总结出:封号行动将持续一个星期。关于这个说法是怎么总结出来的,我并不知道。不过之后的几天确实在都出现了封号的情况。

更有无聊者老调重弹,再次发表官方默认四开游戏,四开最安全。即以一台机子为单位,用游戏辅助四开着游戏,在任何时候都是安全的,只有超过这个数目,才会在官方封号的时候被检测到。这个说法我也是无从查考,不过多次的事实确实证明了这一点的可行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根据这几条规律,朋友与我制定出相应的对策,用以避免再次遭受封号。

其实这对策也很简单,只要多留意新服开放的消息,在下个新服开放前一个星期,便开始在将帐号下线,然后每台机子只挂四个,为了安全起见,再重新上线,此外其他时间一切如常。在此后的下个封号行动中,封号的镰刀又一次砍倒不少工作室,却从我这工作室的脖子前划过。真险,看来这仅仅是一次侥幸。或许游戏官方封号的时间再狡猾一点,变通一点,严厉一点,那样的话,游戏里面的游戏辅助将会难以存活。

釜底抽薪,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边封号刚过去不久,新一批打钱小号如雨后春笋,迅速挤满了疾风(当时最低级的赚钱地方)的天空。可那边官网的一次更新,再次掀起了千层浪,涌向大大小小的工作室。在3月5日进行的更新中,游戏官方将所有宠物的售价都降低为1游戏币。这次修改犹如一颗深水炸弹,直接命中了我这类工作室的要害,致使不少工作室开始惊慌失措,纷纷表示准备转换游戏,其中大部分人将选择直指这家公司旗下的新游戏。

游戏官方这次更新,其矛头十分明确,是要打压当时非常猖狂的工作室。不过对于这次修改,我只感叹说:治标不治本。将宠物蛋售价降低为1游戏币,虽然是直接截断了当时工作室主要的游戏币来源,但并没有阻止其他次要的来源,也未能阻止工作室的存在。究其原因是: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

要治本,还是得从解决需求着手。玩过《XX》的人应该知道,魔是游戏中练级最省游戏币的职业,可在三十级以后,每次学完必要的技能后,几乎没钱买药了,其他职业想必也更为艰苦。玩家大量的游戏币消费造成了游戏币十分紧缺的现象。而这巨大的游戏币需求,使得非法打币成为暴利行业,结果工作室屡禁不绝。

多事之春,最低技术含量的赚钱方法没有了,可仍然有大部分工作室留下来,并且返璞归真,沿用在《X世界》里打材料的方法刷钱,将部分有价值的剧情任务材料以及制造材料卖给玩家。某些稍微大型的工作室,甚至直接在主城西摆起了连锁店,倾销各种商品,致使不少商品沦为卖商店的,扰乱了游戏里面的经济。

以前有多事之秋一说,现在却是多事之春。三月中旬一次更新后,突然发现游戏辅助不能使用,上官网看了公告才清楚原委。原来游戏官方在更新某新游戏时,发现了游戏辅助重复性的关键程序,并将以此杜绝游戏辅助。具体内容我记不清,现在官网上也没能找到此公告,但当时确实把所有工作室都搞得人心惶惶。可惜没过两天,新游戏辅助犹如野草,再次死灰复燃,充斥于游戏之中。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只要是个游戏辅助,不管迟早,被封是必定的。终于在四月初,又出现了一次毫无预兆的封号,不,这次应该说是封游戏辅助。这一次,帐号被封得不怎么厉害,但几乎所有游戏辅助被封杀,不能再使用。一时间,在游戏内居然难觅一个游戏辅助的踪影,显得有点冷清。看来这次游戏官方除草是下狠了劲,找到了斩草除根的办法。之后的几天内也都没发现有辅助在游戏中出现。

可惜好景不长,过了四、五天,我在游戏内又一次发现了一批挂机的,继续机械地刷钱。据观察,这批挂机的都是使用同一个游戏辅助,至于这是新的游戏辅助还是旧WG的修改版本,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不幸的,我工作使用的辅助能被服务器自动检测到,面对如此境况,作者直接卷铺盖潜逃了。鉴于当时情况,朋友最终决定放弃在这个游戏里打钱。

至此,我在《XX》的拼搏也就到此为止,工作室也开始了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