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游戏工作室头条号

你的位置:首页 >游戏工作室 >QQ炫舞代练工作室 回忆曾经的艰难岁月

QQ炫舞代练工作室 回忆曾经的艰难岁月

应该是2009年年末组建的游戏代练工作室,我结束打工回家休息,偶然一次与弟弟(表弟)喝茶聊天,聊起了游戏代练行业,由于2人都是网游爱好者,一拍即合。(那个时候游戏代练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比较容易生存!)第一个项目就选择了“QQ炫舞”因为那个时候,这个游戏太火了,基本是全民炫舞,弟弟又比较懂这个游戏。

由于我在外面打工是做淘宝客服的,所以,我建议弟弟我们只接代练单子,然后找几家QQ炫舞代练工作室合作,把单子放出去赚提成钱。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当时淘宝开店创业这个词太火了,我也被深深地吸引了,本来出去打工当客服,就是为了学经验,现在好了,结合网络游戏完全实战。

14寸的显示器,电脑城淘的二手主机。条件与现在的游戏代练工作室起步就投了几万,几十万块钱相比,还是比较艰苦的。但那个时候也许是年轻吧,也许是第一次创业吧,一切都感觉那么美好,一点儿也不觉得苦,我俩住在我30平的家里每天早起晚睡地努力着,奋斗着,幻想着有一天能变成土豪。

称作网络创业也许是自夸,大家还是习惯自称为代练工作室,网络农民工。但是,那个时候的淘宝真的挺好做的,那个时候的代练工作室也挺好做的。只要勤奋,努力,有方法,坚持下去就一定有收获,我们的代练单子从一天的几单,慢慢的发展到每天几十单,这样一直良好的壮大着我们的店铺。

接单子,刷排名,这都是做淘宝店铺的必备课程,当时有多辛苦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也不觉得累啊,也许是年轻?感觉每一天都是那么开心,不是因为订单无数,而是因为那段快乐的时光,键盘按掉了不知多少个,依然觉得那是段美好的时光,和表弟的关系到现今为止,可以说比亲兄弟还亲。从没因为钱的事儿出现过分歧。

弟弟小我3岁,还是年轻!每天工作都很累,还不忘在闲暇时间玩几把,也许这就是他用掉坏的键盘鼠标比我多的原因吧,哈哈。弟弟虽然在我眼里是个小孩子,但我非常地佩服与感激他,没有它独到的眼光,我们也不会从QQ炫舞代练入手,没有他的乐此不疲地配合,任劳任怨地帮我执行想法,我们也不会发展如此迅速。

弟弟总说,哥,我为什么比你帅呢?我只笑着不说话!有时也有些难过,虽然钱是赚到一点儿了,一个这样年轻,阳光,帅气的小伙子,每天跟我在这30平米的黑暗小房间里苦着,累着,真的很心疼。心里盘算着,早晚有一天带着弟弟把事业做大,成立自己的公司,开着拉风的车子,坐在属于我们真正的办公室里喝着茶,聊着前途与事业。(记得是一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弟弟笑着拿回来了这个防“电脑辐射”的东西,告诉我:哥,我们还年轻哦,我们要注意身体哦,我们将来还有很多事要靠好的身体来做哦!)

阳光总在风雨后,虽然我们的代练接单之旅也会有挫折,但我不想去提它。我在弟弟的影响下,也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困难总会过去,美好才值得回忆。就如同我这30平米的小房间,是我们事业起步的地方,雨天会很黑暗,夏天会很难受,但是每天早上的阳光还是会如约而至的。

做这行真的很累,生意好的时候,不舍得离开电脑,困了就2张椅子并在一起,眯一小会儿。生意不好的时候很心急,依然不愿意离开电脑,就躺在椅子上等待着,生怕错过每一个客户。记得最累的几个月,基本没在床上睡过觉,总觉得,那张床与电脑的距离太远,我怕听不到,我怕看不到,错过了某些东西或者叫事物。

工作环境虽然很一般,但我和弟弟都是非常严谨的人,流程上的东西,不会因为没有人监督而松懈。可以说我们是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办事的。(假如当时我们有公司,哈哈)该记的要记下来,客户有特别需求的要格外注明。几年下来,很少有出现错单,或者客户严重抗议的情况。

我们的餐桌,话说,我和弟弟从来没有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桌子比较小吧?我更愿意说成,我们的敬业,几年下来,我和弟弟依然是坚持着轮流吃饭,虽然耽误不了多少时间!除了睡觉以外,第天18小时左右,我们的淘宝店铺都是在3分钟之内必回话的。弟弟闲时爱玩游戏,爱聊天,我在闲时则会看看书。

这个大家肯定都认识了,没错,它就是“招财龟”依然是弟弟自娱自乐的杰作。生活需要调剂,心情需要梳理。一个好的心态去创业,即使项目不赚钱,也会收获很多东西,这次不行,下次依然能够没有负担地全新起航,这才是至胜的法宝。赚钱,有时候心态比项目更重要,至少我是这样理解的。

感悟:网上混,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儿,如果我和弟弟当初像大部分代练工作室一样,选择自己去手工代练QQ炫舞,而不是做一手淘宝代练接单,也许,也许,就没有也许了!

结语:2013年我和弟弟分开了,分别注册了公司,弟弟依然做游戏代练,只不过不止是QQ炫舞这一款游戏了,并且搬进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买了车子,交了女朋友。我则接着老本行,干起了电商,淘宝,JD,微商,瞎混着,收入还算稳定,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开心快乐。今天回家翻硬盘,发现了这些当初的图片,写下此文,没有说教之意,只有回忆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