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游戏工作室头条号

你的位置:首页 >游戏工作室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一)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一)

导读:《英雄联盟》给现在喜欢玩游戏年轻人提供了一条考学之外的出路,现在有太多的年轻人由于沉迷游戏,而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名电竞职业玩家,靠打游戏吃饭了,这条路真的就那么好走吗?站到聚光灯下,功成名就者将发现,自己的付出其实一点也不比寒窗苦读者更少,或许还要多很多。

明星

男孩和女孩们三三两两涌进虹桥演艺中心,开始在三楼的演艺厅前排起长队,等候安检、验票。不少人举着精心制作的LED灯牌,上面缀着文字和图片,闪烁着粉色或蓝色的光,内容大多是“Ilove MLXG”、“Uzi 萌萌哒”,或者是“皇族加油!”“OMG 加油!”之类。一些人的脸上,还贴着皇族或者OMG战队的徽标,三五成群,喊着口号。跟在他们身后排队验票,我有些不知所措,仿佛自己进入了某个狂热的明星粉丝团体。

演艺厅内,数千个座位呈阶梯状排列,陆续坐满了人,在暗蓝色的灯光下,越来越多的LED灯牌开始摇动。大厅正前方墙壁上挂着一块巨幅屏幕,正交替播放着RNG皇族战队和OMG战队的宣传视频。下方的舞台上,比赛席呈“八”字分列左右,两边各依序放着5台电脑。

下午1点整,现场主持人简单暖场后,两支战队的队员分别从左右两侧走上舞台,进入比赛席位。台下的观众开始躁动,很多人高喊“麻辣香锅”,另一些人则喊着“Uzi”,巨大的声浪几乎盖住了现场的广播。不少人从后面挤到前排,高高举起手机,准备拍一张“麻辣香锅”的照片。这让我想起了很多明星演唱会的场景。不过这里最贵的门票才150元,比演唱会便宜不少。

这是《英雄联盟》游戏的一场比赛现场,对战双方分别是RNG皇族战队和OMG战队。两架摇臂,多台摄像机对准了赛场的各个角落。演艺厅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两名解说员开始向全国的《英雄联盟》玩家直播这场比赛。

刘世宇端坐比赛席上,不时调整一下戴在头上的耳机,挠挠头,或者与坐在旁边的队友Looper说笑两句,等待着比赛开始。他是RNG战队成员,很多人认为,他是继明凯之后国内最好的打野选手。在比赛中,他的名字叫“麻辣香锅”。这场比赛,刘世宇带领RNG皇族战队以2比0战胜了对手,成为MVP。

比赛结束后,他被主持人留在舞台上,接受采访。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1米7左右的个子,精瘦,戴一副圆框眼镜,穿着一身印有各种赞助商标识的比赛服。在回答主持人提问前,总是先露出牙床笑笑,挠挠头,再用简单的一句话,甚至几个字回答。粉丝们疯狂地跑到前面与刘世宇合影,第二天是刘世宇的20岁生日,这些粉丝大多冲着他而来。

《英雄联盟》(LOL)是一款以男性玩家居多的游戏,被中国玩家戏称为“撸啊撸”,但在这天的电子竞技比赛现场,年轻女粉丝占了多数。比赛现场,一个女孩告诉我,她很少玩游戏,但喜欢看比赛,“很多人都是特意跑来看这些职业电竞选手。”在她眼中,“麻辣香锅”与她喜欢的TFBOYS一样,都是明星。“选手都是小鲜肉,有的还很帅。”她说。

她的话让我感觉到些许的陌生,尽管我的游戏史已有十几年。2001年夏天,国内魔兽争霸玩家xiaOt击败了韩国职业电竞选手,并没有在国内产生太多影响。2003年末,电子竞技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也没有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新闻。2013年以后,随着直播网站火热,电子竞技产业开始发生巨变,大量社会资本涌入这个领域。

曾经被视为“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群体,他们中的一些,摇身一变,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玩家的电竞路,更像是一部反抗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叛逆之路。几天后,当我见到明凯,这种感觉更加真切。

与世隔绝的男孩

上海闸北区灵石路汇集了包括EDG、Snake在内的多家电子竞技俱乐部。我在EDG见到明凯的时候,他正慢悠悠地从二楼走下来,像没睡醒的样子,眼神还带着倦意。他刚刚起床,虽然已经是中午了。对于EDG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职业选手来说,新的一天是从中午12点开始。

明凯是EDG战队队长,绰号“厂长”,媒体常称他为“中国第一打野”。他已经拿了大大小小近30座冠军,总奖金超过100万美元。这也让他成为目前中国最具人气的电竞选手之一,粉丝数量不亚于很多大牌影视明星。

成为“明星”,看到很多人喜欢自己,明凯很开心,也有些不知所措。他性格内向,话不多,但又不得不去学习如何与媒体、粉丝交流。每次回武汉,老家的网吧都要请他去打游戏、拍照,他只能悄悄躲开。不过,在众人追捧中,他也曾迷失过。

2013年,WE战队连续拿下多座冠军,全球瞩目。那时,明凯还是这支战队的核心成员之一,表现优异,受到了大量媒体、同行和粉丝的关注、追捧,LOL官方也提供资源,打造选手的明星效应。

突然成为“明星”,明凯的心态发生了变化。2013年5月,LOL上海全明星赛前,明凯向媒体表示,他会证明谁才是世界第一打野。最终在比赛中,他却被韩国打野选手Insec全面压制。这让他沮丧了很多天。明凯开始反思自己。此后他依然好胜,但变得谦虚、低调了,开始“拼命训练”。

电竞选手过多地与外界接触,也是各家俱乐部所害怕的。为了让队员尽可能少受媒体等外界因素影响,EDG战队很早便开始推行封闭式管理制度。

明凯每天中午起床洗漱后,便和队友一起,在俱乐部门口的空地上,跟着俱乐部教官一起做10分钟早操,活动颈椎,拉拉韧带。这是俱乐部前任经理三少(真名黄承)留下的传统。“他们每天在电脑前坐十几个小时,需要一些运动。”黄承介绍,俱乐部每周三下午还会请按摩师帮主力队员调整。

食堂就在俱乐部基地大楼的门口。一个人在这里用完午餐,明凯便回到基地二楼的训练室。一些队友已经坐在电脑前,几个人一边玩着小游戏,一边闲聊。训练室不到30平米,沿着墙壁呈7字型放置着电脑桌和电竞椅。这是他日常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差不多每天14个小时。Koro1、Deft等队友吃完中饭陆续来到训练室。

下午2点,第一场训练赛开始。对手一般是提前约好的国内或韩国的LOL职业战队。这天,他们的对手是同一大院内的Snake战队。这也被他们调侃为“大院杯”杯赛。下午的训练赛到傍晚6点结束。

用过晚餐,偶尔,明凯会在门口的球台旁和队友玩玩乒乓球,一些队友则在门外抽两口烟。大多数时候,他直接返回训练室,与队员闲聊,等待7点开始的最后一场训练赛。除了少数放假时间,他们每天都有三场线上训练赛,下午两场,晚上一场。晚上的训练赛9点左右结束,教练会组织大家一起讨论技战术,复盘当天的训练。

按照教练的要求,队员们结束团队训练赛后,还要进行个人训练,在LOL的国内服务器,或者韩国服务器上打Rank(排位赛),练习英雄操作,保持状态。俱乐部规定个人训练到12点结束,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但队员们都会自己加练。明凯差不多每天都会加练到凌晨2点。他不是EDG战队最勤奋的选手。韩国外援Deft几乎每天都会训练到早晨7点以后。“他平常只睡四五个小时。”EDG俱乐部总教练阿布介绍,“中国人叫努力,叫用心去练,韩国人是不要命地练。所以说他们打得好也是很正常的。”

有的时候,12点结束训练后,明凯会和队友去外面吃夜宵。除了游戏之外,享受美食几乎是他现在唯一的爱好。他喜欢吃韩国料理、日本料理和火锅。这也是他现在最大的开销。

不过,对于队员的外出活动,EDG俱乐部规定严格。如果要出去,必须向经理申请,即便只是到附近街道下个馆子,看场电影,见个朋友。除了出去比赛,他们几乎过着与外界隔绝的日子。

三少认为电竞俱乐部这样严格的封闭式管理非常必要。俱乐部专门聘请了两名生活指导,负责队员的饮食起居,督促他们按时起床,在他们睡觉前点名。

“他们大多年纪还小,很多人来俱乐部的时候才16岁,还在长身体,需要良好的休息。何况训练结束时已经很晚了,外出安全没保障。再说,家长们把孩子送来,也希望他们能在一个好的环境里,不会像在外面,染上社会上的恶习。”三少解释,他当初之所以制定封闭式管理制度,是怕这些职业电竞选手在这个年纪接触到“社会上不好的人和事”。

23岁的明凯支持这种管理制度:“像我们这种职业选手都很年轻,自制力都很差,需要人来管理和约束。”他说,自己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有人花钱请自己做喜欢的事情,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当他还是一个游戏少年的时候,便开始努力让自己成为职业玩家,成为职业电竞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