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游戏工作室头条号

你的位置:首页 >游戏工作室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二)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二)

明凯小的时候便已经展露出过人的游戏天赋,但他过去一直未能自觉。他出生在武汉的一个普通的工人之家。6岁的时候,父母为了让他学习英文,买回了一台小霸王学习机。他因此第一次接触到了电子游戏,诸如《超级玛丽》、《魂斗罗》之类。小学的时候,只要有零花钱,他都会跑到游戏厅玩。

天赋or勤奋

那个时候,明凯已经是同学中的游戏高手,很多人都喜欢跟他一起玩。“我玩竞技类游戏,可以一个打三个。”他有些自豪地回忆。

2005年以后,大型游戏越来越多。网吧也已经遍布武汉的各个角落。这一年,明凯读初一,他老家附近几百米的地方开了一家“黑网吧” ,允许未成年人上网。在那里,他见识了一款名为“信长之野望”的游戏,它与多年以后出现的LOL有些相似。从此,他的课余时间不再是和同学踢足球、打乒乓球,而是都留在了这间“黑网吧”内。

他依然记得第一次走进网吧时的情景,满地的烟头,烟味、汗味、泡面味、臭脚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他觉得有些晕眩。“我有洁癖,不喜欢网吧。”他说。然而,对游戏的迷恋战胜了一切。

整个初中时代,只要是休息时间,明凯都会去网吧打游戏,甚至熬夜玩。父母禁止他打电子游戏,周末常常不让出门。他总是猫在卧室里,听到父母出门打牌去了,便迅速跑出去。有时,也会趁他们休息的时候,偷偷溜出去。朋友们每次都会在他家门口等他。然后,一起跑出大院,钻近一条破旧的小街。不到五分钟,便到了那间藏在巷子里的“黑网吧”。

这条街叫瓜堤街,遍布各种餐馆和小吃摊。在这街上,几乎每个小孩都知道明凯打游戏厉害:任何竞技类游戏,他都比旁边的人上手快,更熟练;他喜欢琢磨游戏角色、装备、技能。“我和他们不同,他们可能只把游戏当娱乐,我要玩就要做顶尖玩家。”明凯说,他这种强烈的好胜心是天生的。那个时候,作弊软件很多,对线的玩家打不赢他,常常会说他开了外挂。

经常有人跟着他一起玩,最铁杆的是他的两个初中同学。他们喜欢与明凯对打,每次都会拿网费或者午餐费作赌注,两个人一起也赢不了他。最初,父母每天会给他10块早午饭钱。他常常不吃早饭,省钱去打游戏。很快,他不用自己掏钱吃饭、上网,两个同学每次都会输给他,承包了他几乎所有的花费。初中毕业时,他发现自己的储蓄罐里已经积攒了8000元。

游戏彻底改变了明凯。他小学的时候,成绩原本不错,能进班级前三名。到了初中,因为电子游戏,他的“心思已经不在学习上”,成绩一落千丈,除了数学、物理,其他科目常常不及格。

在瓜堤街上,有一群人衣着浮夸,常常喝酒,打架、偷盗。他们也常去网吧打游戏,有时候也会跟明凯一起玩。“可能他们是坏孩子,但玩电动的时候不觉得,都是玩家,而且那时候除了玩电动,我也没和他们有更多交集。”父母越来越担心明凯,怕他荒废了学业,更怕他在网吧里跟着那些“混混”做坏事。他们有时候会去网吧逮他,回家后,罚他跪一两个小时搓衣板。明凯正处叛逆期,已经不太听得进父母的话,依然偷偷去网吧。父亲又来抓他,用扫把打他。偶尔,他会躲开,甚至跑出家去,找个网吧继续玩。父母没办法,在他初中毕业后,已经不太管他,唯一的底线是“不要做坏事”。

父亲给他报了武汉铁路桥梁学校,选了桥梁工程专业,希望他学个一技之长,将来至少能养活自己。初三暑假,他打开储蓄罐,花7000块买了台电脑,玩了整整一个夏天的电脑游戏。

中专离家不远,他依然住在家里。去学校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专业是做什么的。他说读书只是走个过场,给父母一个交待。他几乎没怎么去上课,每天的生活内容是信长之野望、实况足球,到最终幻想等各种游戏,同学中没人是他的对手,在网络上,也很难碰到旗鼓相当的玩家。

2010年初,他躺在床上,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思考将来干什么。他想起读小学的时候,父亲经常说一句话,“一件事情你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

“我喜欢玩游戏,而且玩得好,天赋特别高,如果能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会觉得很幸福。”他想。现在,明凯已经找到了他的方向:成为一名职业玩家。

职业选手

2010年1月,武汉职业电竞选手830god(姬晓萌),率领名不见经传的xfy战队成为超级黑马,夺得一项职业DotA世界冠军,震惊电竞圈。同乡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也刺激了明凯。多年后的今天,他早已成为国内知名电竞选手,依然在为一座世界冠军坚持在一线战队。

他开始几乎不出门,打一整天的游戏。朋友说他越来越宅。朋友玩五六把游戏便会觉得累,而他乐此不疲。他也开始越来越多地琢磨游戏的打法、套路,在纸上记录自己的想法。纯粹的技术碾压,已经不是他唯一的追求。现在,游戏于他是一项训练,而非简单的娱乐。

那个时候,明凯依然是信长之野望的狂热玩家,在网上认识了冯卓君(“卷毛”,后成为LOL职业选手)、欧阳维奇(“柚子”,后成为LOL职业选手)等玩家,常一起切磋,组战队参加一些在线比赛,晋级了淘汰赛。然而,这款游戏一直不太火,奖金很少,根本没有职业玩家。

2011年初,他把视野转向了DotA。这是当时全球电子竞技职业化程度最高的游戏。那个时候,新游戏LOL已经在美国上市,很多国内玩家登陆美国服务器玩这款游戏。腾讯在2010年把这款游戏引入中国,并于次年正式上线。作为DotA的同类游戏,LOL门槛低,上手简单,更大众化,很快吸引了大量玩家。

冯卓君是最早一批LOL玩家,他向明凯推荐了这款新游戏。那段时间,国内大量信长之野望玩家,陆续转向LOL。明凯的人生开始改变。4年后,他成为世界冠军。不过,他相信,即便没有LOL,他也可能成为DotA等其他项目的职业选手。

刚接触LOL的时候,他还在江西婺源一处路桥工程实习,负责监督工程混泥土供应。工地在农村,没有网吧。为了能玩LOL,他特意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几个月后,他从学校毕业,没有去工作,每天在家里打LOL,练习各种英雄。他在网上看了大量职业比赛视频,研究职业选手如何使用每个英雄,怎么操作。然后,开始在电脑前自己练习。这一年9月,LOL中国服务器正式开服。年末,他以2514的积分,排名国内服务器玩家Rank榜第一。

一些职业战队开始关注他,邀请他去打职业比赛。那时候,他只想进WE和CCM(后被王思聪收购,改组成IG战队),这是当时国内实力最强的两支战队。明凯投去简历,被拒绝了。“进不去这两队还不如自己组个队。”

LOL进入中国之后,代理商腾讯从一开始便绑定电竞一起推广,先后组织城市赛、网吧赛。各种职业、半职业战队纷纷成立,WE等老牌电竞俱乐部也先后组建LOL分部,参加腾讯和第三方机构组织的比赛。“大多数职业战队都是喜欢电竞的年轻富二代创办。”三少介绍,早期电竞行业发展缓慢,投资、赞助这一领域的企业很少,战队不盈利,只能靠这些年轻富二代的个人热情维持生存。

2012年初,明凯与好友冯卓君、李雨航、欧阳维奇、沈蕾斌以及蓝BIUBIU,组建了一支LOL战队,名叫“蓝BIUBIU”。他们之中最大的21岁,最小的18岁。蓝BIUBIU是LOL早期网络上颇为知名的女玩家,在电竞圈人脉广。她是战队领队,负责联系比赛,寻找投资人。

他们最早参加的是一些游戏网站组织的线上比赛,奖金极低。几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开着即时通讯工具,一边交流,一边打着比赛。在队伍里,明凯负责打野位置,也是队长。他们进展得很顺利。1月份,他们接连战胜EHOME等职业战队,先后获得“Alienware英雄联盟精英赛”等多项线上比赛冠军。其中,一项线上比赛的冠军奖金竟是500个Q币。明凯只是觉得“好玩”。

家里人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当明凯拿到越来越多的荣誉,LOL也成为家族中弟弟妹妹们热衷的游戏时,他能感受到父母的得意。“爸妈平常打工的时候,也有人找他们要我的签名,他们就会很自豪吧。我也算是出头了吧。”他说。

受骗

线上比赛的成功,让明凯和队友们越来越自信。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蓝BIUBIU找到了赞助人。一名中间人在长沙帮他们找到老板赞助战队。中间人为他们报名参加腾讯官方组织的TGA网吧联赛长沙赛区比赛。为了这项奖金8000元的比赛,明凯第一次离开武汉,他买了一张火车票,前往长沙,与队友会合。

中间人拿着老板的钱,为他们租了一套房间,提前给了他们几千块钱,用于吃饭和去网吧训练。他们要在长沙待2个月,中间人答应每个人月薪2000元,月末结算。明凯很满意,他认为这将是自己电竞职业生涯里程碑式的一次比赛。

然而,这次见面之后。明凯再也没见到过这个中间人。他们找了他几天,没联系上。“应该是拿着老板投的钱跑了。”明凯判断。

他们不愿放弃这次机会,还是决定在长沙继续比赛。几个人都没什么钱,明凯垫了一点,也远远不够。他们开始做兼职。那时候,LOL代练之风已初露端倪,许多玩家愿意花钱请高水平玩家代打,快速提升积分、段位。对于高端玩家来说,这是一条赚钱捷径。

“最顶级的玩家,如果努力点,一个月赚一两万不成问题。”他们通过兼职,坚持到了比赛结束,最后获得了长沙赛区第一名以及8000元奖金。他们本有机会向职业道路再进一步,与更高水平的队伍角逐。但因为资金断流,5个人只能平分奖金,各自回家休整。

回到武汉后,明凯一直在坚持讨债。那名中间人总共欠了他们2.4万元,包括工资和部分训练开销。他后来通过QQ联系上了那名中间人,交涉无果,他知道这是一个无赖,只好删除了对方的联系方式。

受骗让几个刚燃起职业电竞希望的人备受打击。队友李雨航和沈蕾斌觉得这一行太艰难,后来相继放弃了职业梦想。明凯也有一丝沮丧,但队伍后来又有了比赛,这让他重新乐观起来。

离开长沙后,他们又参加了几次比赛,与一线职业队交手,分别获得了亚军和殿军。比赛表现优异,让明凯等蓝BIUBIU的队员在电竞圈声名鹊起。在LOL的天梯系统内,他们一直排名前列,尤其是明凯,超越很多职业选手,多次排名第一。6月,前星际争霸职业选手LoveTT新建了Team Phoenix战队英雄联盟分部,他找到明凯,邀请他加盟。他很快去了上海。“柚子”和“卷毛”也同时加入了这家战队。同期加入的新人还有“无状态”和“天线宝宝”。后来,这些人成为中国最顶级的职业选手。

明凯第一次告诉父母,他准备做游戏职业玩家,做职业电竞选手,要去上海工作。他们不了解,没有反对,也不说支持。父亲说:“去外地多闯闯,吃点亏,可能对你更好。”父母只是希望他不要做坏事,如果出了事就打电话回家。“出事了说很好,”这是父母给他约定的暗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