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游戏工作室头条号

你的位置:首页 >游戏工作室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三)

成为电竞职业玩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三)

2012年7月23日,地点深圳,19岁的明凯终于站在了真正的职业玩家比赛的舞台上,他的对手是当时最强大的WE战队。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游戏职业玩家,成为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他这样说:“无论是谁,要想在职业赛场有一席之地,天赋是最基本的,还要有强烈的求胜欲”。

明凯在Phoenix待了不到两个月,便被WE战队挖走。在这里,他收获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冠军,第一个世界冠军。2014年,他又转会加入EDG战队,职业生涯步入最辉煌的阶段。他遇到了中国职业电子竞技最好的时期。

LOL进入中国后,凭借与QQ深度绑定的优势,以及腾讯的大力推广,迅速成为国内最火的端游。易观智库产业数据库统计,2013年1季度,LOL日均活跃用户超过480万人,远远超过其他游戏。这一年,腾讯开始参照英超联赛和NBA联系,组建LOL顶级职业联赛LPL、次级职业联赛LSPL,并创办德玛西亚杯,搭建了一套完整的职业联赛体系,让这款游戏的电子竞技比赛彻底职业化。EDG、Snake等大量职业战队此时相继成立。

2013年以后,网络直播产业火热,以LOL为题材的直播占据半壁江山。专业的直播技术、解说分析逐渐成为电竞赛场主流。电子竞技产业作为新兴产业,逐渐成为资本的目标,各种游戏、体育厂商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加速电竞产业商业化。

随着行业井喷,明凯这一代职业电竞选手获得了李晓峰那一代职业选手难以企及的比赛环境、关注度和薪酬。

至今,明凯已收获大大小小近30座冠军奖杯。他的工资也从刚入WE时的3000元月薪,上涨到每年近百万元(包括奖金)。一份统计显示,他职业生涯至今获得的总奖金额超过100万美元。

23岁的明凯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暮年”。电子竞技竞争残酷,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一般只有5年左右。23岁以后,他们的身体机能大多会下滑,大多数选手们到了这个年龄一般会选择退役。这个赛场上,与明凯同期出道的选手已经屈指可数。不过,明凯凭借训练,依然保持着良好状态。他说,让他坚持的动力是拿下S赛全球总冠军。这是LOL的最高荣誉,他至今未能企及。在一定程度上,明凯的这种坚持,也感染了其他的选手。

“我还小,有的是机会”

并不是所有的职业选手,都能成为明星,大多数人一直在挣扎,甚至蹉跎岁月。

当明凯已经成为电竞明星,他的同乡小凯还是武汉网吧里的游戏少年。小凯出生于1999年,6岁开始接触游戏。初中时,开始玩LOL,发现自己渐渐离不开游戏。他在武汉一所私立中学上高一,一放假便会跑回家玩英雄,有时也会和朋友一起去网吧开黑(游戏队友以语音交流)。到了周一,就再也不肯返回学校,旷课玩游戏。父母常常因此骂他一顿。那个时候,他已经玩到电信一区大师段位。

小凯15岁时,看到同样来自武汉的明凯等人在电竞比赛中颇为风光,也开始有了打职业比赛的想法。那时,他觉得,打职业比赛可以让自己玩游戏有一个正当理由。从此,他越来越频繁地旷课,把更多的精力花费在LOL上,努力升上最顶级的王者段位。“打到高分,总会有人联系我。”他主动给一些职业战队发简历,但没有回音。

2014年冬天,一个朋友问他,想不想打职业。那时候,朋友在上海一家名为TOT的职业战队。这是一支由电竞解说“红领巾”组建的战队。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他们觉得,这孩子对学习不感兴趣,出去经历一些事情或许更好。他们与TOT战队的负责人静姐电话沟通后,同意让小凯去打职业。春节过后,小凯休了学,在姐姐的陪伴下来到上海,进入TOT职业战队。小凯的姐姐观摩了一周,确定战队正规,“不是骗子”,便留下小凯,安心回家。

但小凯在这里只待了3个月便离开了。他进入战队时,还差几个月满16岁,经过一个月的试用期后,每天依旧只是打训练赛,上不了场,但他迫不及待地想代表战队打TGA比赛。按照LOL官方规定,职业队员必须年满16周岁。小凯多次要求上场,战队回复,他年纪还小,再等等。懵懂的小凯还没打过比赛,便决定结束自己的第一次职业之旅。“我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想法太幼稚,就感觉没意思,呆了几个月就自己走了。”一年之后,小凯想起这次草率的决定,有些后悔。

不过,小凯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因为这个草率的决定就此结束。他回到武汉不到一个月,一家太原的LOL职业战队找到了他。他接完电话,收拾行李便去了山西。在这支战队,小凯终于代表战队征战TGA,并获得了山西省冠军。战队为了尽早升入高级别比赛,高价请来两名韩国外援,其中一名外援与小凯同是打野位置,但实力更强。小凯成了替补。他感到很沮丧,但也更加努力地训练。他每天从早上9点到第二天凌晨3点,18个小时都在打训练赛,除了吃饭时间。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希望夺回主力位置。但俱乐部3个月后解散了。“老板不怎么管理战队,出现了问题,资金也没了。”16岁的小凯又一次结束职业之旅,回到武汉。“我还小,有的是机会。”他并不绝望。几个月后,他遇到张鹏飞。

2015年7月,22岁的张鹏飞大学毕业,离开太原老家,应聘进固金所金控集团,做网页设计。两个月后,老板王玉东开始改革,鼓励员工内部创业。张鹏飞是资深游戏玩家,一直梦想打职业电竞比赛。他想组一支职业战队,撰写了厚达几十页的创业计划书,交给王玉东。王玉东很赞赏张鹏飞的举动。他认为,在电竞火热的当下,一支职业战队,就像是一张高性价比的名片。

他给了张鹏飞120万元启动资金。张鹏飞的目标资金是200万。年底,他终于筹到另外的80万,正式组建UGN战队。他在上海浦东郊区租了一套民房作为战队基地,以超过5万的月薪请来草人(原小苍战队教练)做教练。小凯是他最早通过朋友找到的选手,其他队员大多也是各大职业战队的新人,十六七岁,尚未站稳脚跟,除了邬裕国。

23岁的邬裕国是UGN战队年龄最大的队员,曾在顶级战队Snake司职中单。“我希望他的经验能够帮助到大家。”张鹏飞说。邬裕国虽然临近退役年龄,但他心有不甘,希望在离开职业圈之前,拿一座甲级联赛(LOL次级职业联赛LSPL)冠军。

邬裕国出生于江西南昌,父母是工人,从小跟祖父一起生活。他9岁时开始接触游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到12岁时,已成为别人眼中的“网瘾少年”。白天没心思上课,除了睡觉就是逃课出去打游戏,每天玩十几个小时。从CS、星际,到后来的魔兽争霸,几乎所有竞技类游戏,他都玩得不错。父亲有的时候会去网吧抓他,逮住后拖着他拳打脚踢。在家的时候,劝说未果,母亲则会拿衣架打他。挨打次数多了,他有一段时间“规矩”了不少,不再逃课,只是课余去网吧。但这样的“好景”没能维持多久。

16岁的时候,他读高一,迷恋上CS,经常和网友组队在网上打比赛。那时候,义乌有家网吧的老板愿意赞助他们打网吧比赛。邬裕国告诉父母,自己要去打职业比赛。家人坚决反对。他什么都不管,休了学,拿了几件衣服,买了一张站票,偷跑到义乌。站在火车上,看着窗外不时掠过的树木,想象着即将到来的“职业电竞生涯”,他禁不住笑了,感觉自己“已经满腔热血”。

到了义乌,他每天打了鸡血一样,训练十几个小时,从不走出网吧半步。老板包吃包住,每个月给他500元薪酬。那个时候,他经常看职业电竞比赛视频,很向往,觉得自己正一步步走近梦想。安定之后,他怕父母担心,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在义乌打职业比赛,一切都好。父母很快派了邬裕国的姐姐到义乌,把他拉回了家。

回到南昌,邬裕国觉得跟不上学习进度,再没有回学校,依旧每日玩游戏。CS渐渐没落,他有些迷茫,不知道将来干什么。玩过一段时间DotA,也玩过真三国无双。2011年,LOL兴起,他和朋友玩这款游戏,并渐渐沉迷。一个月不到,他便进入电信二区服务器前50名。第二年,他转战竞争最激烈的电信一区服务器,很快便打进“最强王者”段位,这是LOL最顶级玩家才能获得的荣誉。“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天赋。”他深埋多年的职业梦想被再次点燃。2013年秋,Snake战队在上海长寿路成立。邬裕国在微博看到消息,发去了自己的简历,不久通过战队试训,ID为“路西法”。

从义乌回家后,邬裕国便开始经常给父母看各种电竞新闻,有意识地给他们灌输电竞知识。这一次去上海,父母依然反对,但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渐渐默认了他的选择。

邬裕国在Snake战队司职中单位,代表战队参加腾讯组织的TGA联赛。第二年,他随战队升入甲级联赛(LSPL)。职业生涯渐渐步入正轨。然而,他的家庭此时发生变故,他只能离开Snake回家,在状态最好的时候耽搁了半年时光。

半年后,他重返职业赛场,只能在AG迅游、AEG 这样的底层战队生存,参加TGA比赛。“呆得最久的战队也不过七八个月,没什么稳定的。”邬裕国觉得遗憾,他不能像明凯、麻辣香锅这样的顶级选手一样名满天下,只能四处漂泊。他想再给自己两年时间,“打进甲级联赛,拿一次冠军”,到时,不管成败,都会离开这个领域,做点别的事。

不过,他对离开后能做什么并不确定。WE战队前中单选手若风,退役后转型为LOL游戏主播,在网上获得了高人气,并借此开设多家淘宝店。他被认为是转型最成功的前职业选手。

然而,对于更多职业选手来说,他们退役后便消失在公众视野,杳无音信。三少介绍,有选手没有名气,口才一般,退役后可能会选择留在俱乐部,做教练、经理、领队,或者数据分析师。“也有些人之前打职业赚了一笔收入,退役了,回老家开网吧,或者做生意。”EDG总教练阿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