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兼职网络赚钱趣头条

你的位置:首页 >53兼职网赚 >替课族兼职月赚2千,市场需求发展越发完备

替课族兼职月赚2千,市场需求发展越发完备

可以逃掉无聊又无用的课,几十块一点也不多!

什么叫点儿背?别人逃课半学期安然无恙,而只要我逃课,老师肯定点名!

没逃过课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当你有社会实践活动没法上课、有事儿来不及去上课、开大会不想去……只要提出上课要求,在QQ群里说一声,就有人主动替课完成学分。

如今替课族已经可以做到一键下单,云代课,在线支付,个性定制,满足你的多元替课需求!

随着“逃课市场”的壮大,替课产业逐渐趋于完善,替课族深度挖掘用户需求,连替就寝都有,甚至有人做起“替课中介”赚差价!

有需求就有市场

只要在QQ或微信中输入“替课”或“代课”的字眼,就能发现大量的QQ群和公众号,这些群内的人数在200~300人,有的甚至多达2000人。

有人接单后,双方会谈价格并交代细节,如学号、班级和姓名等,“雇员”会在课堂上传来现场照片,“雇主”通过支付宝或微信等完成交易,整个过程双方无需见面。

“替课”收费标准是按照课程长短和“替课”的难易程度来收取费用的,一般一节课收费25元,如果课上有随堂作业、回答问题、随堂测试等情况,还需另外收费。

中青在线的调查显示,提供“替课服务”的群成员被群主禁止发言。如果有人发布寻找“替课”者的消息,不会得到直接回复,群中的生意由群主统一进行管理,分配给合适的人员。

然后群主会从替课费中抽取5~10元不等的管理费。”有的QQ群,则通过缴纳保证金的方式来进行管理。

替课群体中,学生同样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不少收钱“帮”学弟学妹们上课、点名的大三、大四学生表示,自己的课已经很少,时间“多得发慌”。

还有不少替课群体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或是在校大学生,目的就是为了赚钱生活费。

英语、语文、计算机基础等公共课成为替课的重灾区,体育课、体育考试、公共课等课程老师与学生不熟,或是人数多不便于清查人数,有利于替课现象的滋生。

多年发展,产业链逐渐完备

不少所谓的创业团队瞄准了这个市场,并创建各种替课平台来吸纳人气,甚至存在类似“滴滴替课APP”的手机应用软件,专门为替课提供信息资源。

因为替课双方不一定认识,所以有的人可能会‘收钱不办事’,中介相对来说让人放心,因此大批替课中介,应运而生。

通过促成替课交易,收取中介费,有的中介会以25元/节的价格接下来,然后再以20元/节的价格散发给下线,从中赚取差价。

替课族还人性化地推出了包月,包学期服务,服务内容已经延伸到拿快递、带饭、替考、替党课、上体育课还能代跑、替早操等,甚至还能替就寝!

哪个丧心病狂的高校居然还有早操?

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小内发现“异性替就寝”是一片巨大的蓝海!

替课群体大部分是在校生,而群主有的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有的是在校大学生,而他们大部分以此为兼职赚点生活费。

据央视记者报道,替课族不但在网群、网聊账号、高校百度帖吧发布替课信息,甚至一些招聘网站中也存在大量的替课信息,而且还出现了专门替课的团队。

周末节假日前后,外出旅游比较多,替课业务更是供不应求。假期多的月份,替课族收入能超过两千元。

治标不治本,严堵不疏通

替课愈演愈烈,高校老师想尽各种方法来考勤,点名、签到、刷二维码、刷脸……就是不肯反思一下课程设置与质量这一根本问题。

北师大珠海分校:使用指纹签到考勤机考勤。

齐鲁工业大学:老师第一堂课收集学生指纹,每堂课学生都要按指纹来签到。

老师们为了推销替课族的“包学期服务”也是煞费苦心啊!

南京师范大学:上课前,学习委员会拍摄教室里老师和到课同学360度的全景照,课后将照片上交。

武汉体育学院:每节课后,老师会拍摄教室同学合影,课后将照片上交给辅导员“数脸”。

河南工业大学:使用“人脸识别器”签到,这台机器不仅可以固定在某个位置使用,还可以移动使用,用后出勤率达100%,获封“防逃课神器”。

你够狠,替课族小本生意,不可能为此与韩国医院建立深度合作!

浙江医学高等专科学校:耗资10万,自发研制一款“手机课堂”APP,上课时,老师根据需要发出指令,要求学生拿出手机进行拍照签到,学生需拍摄课堂和自拍,再将两张照片上传,“手机课堂”即可统计学生的出勤率。

为达到这点功能需要花十万?为啥学生们要义无反顾地堕落?

“我不想打游戏,也不想在教室听那些无聊的课程,我宁愿去自习室,也不愿意在教室听公共大课这种可有可无的课程。”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52.09%的大学生表示身边出现过替课现象。

而在有替课经历的大学生群体中,46.18%的人是通过QQ、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平台直接发布或收到替课信息,17.18%的人则是通过QQ或者微信替课群。

其中,51.90%的大学生选择替课是因为“与实习或课外实践相冲突”,同时,有44.65%的大学生是因“课程枯燥或者对课程不感兴趣”而选择替课。“任性不想上课”的大学生仅占3.45%!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表示,中国的大学缺乏办学自主权,包括课程设置自主权。再加上教师对课堂缺乏投入,自然而然课堂质量也就不高、缺乏吸引力。

那些在陈词滥调里打转、在改革创新中停滞不前、在批评质疑中自说自话的高校教师,难免会陷入孤芳自赏的边缘化境地!

那些课前认真备课、课堂上妙语连珠、课后与学生良性互动的高校教师,能够让学生收获知识“干货”,享受课堂教学“从头燃到尾”的魅力。这样的课堂,又会有多少大学生选择“替课”?

不想上课直接逃课不行吗?公共课的老师一般爱点名或者搞小测验,如果错过了,会影响自己的分数,有的学校规定缺勤1/3就得重修这门课。

或许你会痛心学生们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去逃课,但更该痛心的是为什么这些高校浪费大量学生的学费来开设哪些无聊又无用的课!